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home

花蓮縣吉安鄉東昌村阿美族里漏部落巫師祭儀

花蓮縣吉安鄉東昌村阿美族里漏部落巫師祭儀
裏漏部落是阿美族中,巫師祭儀文化保存最完整的部落。雖然祭團目前僅存9名巫師,但卻保有30多種歲時祭儀和100多位神靈。
資產類別: 民俗及有關文物-信仰
所在地址: 花蓮縣吉安鄉東昌村里漏部落
公告日期: 公元2009年12月09日
創建/起源年代: 無公告資訊
攝影者: 財團法人原住民音樂文教基金會
經 緯 度: 121.59929,23.96088
指定/登錄機關: 花蓮縣政府
公告文號: 府文資字第0980209620號
資產保存者: 財團法人原住民音樂文教基金會

指定/登錄理由

1.里漏部落現存9名巫師,為目前阿美族中祭師組織最為完整,保留儀式作法與信仰體系最為精致者。有鑒於其具備傳統性、地方性、文化性與典範性,宜予以登錄保存。2.財團法人原住民音樂文教基金會10多年來從事田野工作,留下珍貴影音紀錄,並采譜或在博物館展演,投入保存與推廣工作不遺余力,應予以登錄肯定。

發展源流

里漏部落是阿美族中,巫師祭儀文化保存最完整的部落。雖然祭團目前僅存9名巫師,但卻保有30多種歲時祭儀和100多位神靈。
 
里漏部落(Lidaw)位於花蓮縣吉安鄉東昌村,屬於南勢阿美7社之一,與鄰近的荳蘭(Pokpok)部落和薄蘭(Natawran)部落關系密切。關於里漏的來源說法不一,里漏部落認為自己約為200多年前從南方遷來,晚於荳蘭和薄蘭,因此被2社安置在北邊。但荳蘭、薄蘭的神話傳說卻視其為同源,認為其祖先沿著花蓮溪北上,到Naroma’an,遂分為3個部落,其中荳蘭和薄蘭負責農耕狩獵,里漏負責捕魚和曬鹽。
 
里漏是傳統的農業聚落,但因聚落範圍靠近河川和海洋,祭儀在運用上較其他阿美部落完整,傳統巫師祭儀幾乎都經常在生活中使用,加上傳統信仰並未因基督教傳入而被拋棄,因此里漏的巫師祭團規模完整,而且是現今阿美族中少數在生活中仍扮演重要角色的部落祭團。而在阿美族的傳統信仰中,疾病(Adada)與超自然靈(Kawas)有直接的關系,而消災解禍的福神Basunihar,其實就是Sapalangaw nu sikawasay(巫師之祖),這也意謂著巫師(Sikawasay)也就是擁有神靈,負責執行各種祭儀,以消災或治病的人。阿美族的巫師有男有女,不分年齡,是1種為私人與部落執行祭祀的「祭祀團體」。巫師並非出自自願擔任,而是必須經過巫師家或自家的祖靈挑選,經生病或作夢後,得到最高級巫師(sakakaay nu aisidan)鑒定認可,親自治療而痊愈後才能擔任。治療的最高級巫師會給新的巫師1個靈名,在巫師相關祭儀中使用。巫師需負擔應有的責任,包含祭祀家族祖靈、祭祀生病產生的Kawas、舉行歲時與祭祖祭儀、為人消災祈福和醫治屬於神靈的疾病。平時須遵守禁忌,一切的禁忌是為了與世俗的世界劃清界線。
 
里漏部落的巫師祭團有屬於自己的階級,但不同於阿美族其他社會組織,祭團不受俗世的性別與年齡分工限制,而是一種類似家庭的內聚性團體。2、3、4級巫師尊稱最高級巫師為爸爸(Wima)或媽媽(Wina),最高級巫師則稱下3級巫師為Binasuwam(小孩子),並鍛煉和考核他們的能力。在里漏部落,目前的巫師皆為女性,為了執行對部落社會責任義務的角色,衍生出她們在部落社會之功能,其功能包含:一、凝聚部落情感,維持團結與和諧;二、經濟上,則藉由各種歲時祭儀,維持農業勞動生產的規律;三、祭儀活動也提供了休閑時,群體互相娛樂的功能;四、教育上,巫師團體也保存了部落的傳統知識;五、祭儀提供社交的功能,鞏固部落的社會性質;六、祭儀也傳承各種族群記憶。
 
而由於時代的變遷、傳承上的斷層、必須守禁忌的負擔,里漏部落的年輕人已不願意加入巫師團體,祭團規模也從民國83年(公元1994年)的17人,降到現在(公元2015年)的9人,且沒有男性的巫師。目前的里漏巫師漸漸老邁,往日從旁參與儀式的部落民眾也逐漸流失,故現存之祭師團體實屬相當珍貴之民俗寶藏。

主要特色

里漏部落的巫師祭儀種類相當繁多,且反映傳統阿美族儀式生活豐富之處,為有系統的了解這些祭儀的區別,根據資產保存者表示,可以依據舉行的場域,分為私人祭儀和部落祭儀,再根據時間,分為固定祭儀還是不固定祭儀,如此可分成4大類別:
 
私人固定祭儀:Mirecuk(巫師祭)、Misatulikung(田祭)、Mianang(谷倉祭)、Mitiway(播種祭)。
 
私人不固定祭儀:Miiyup(催生祭)、Patingdah(入門祭)、Pananum(告靈祭)、Mipuhpuh(怯病祭)、Paadingu(守護祭)、Patebu(尋靈祭)、Misuri(除穢祭)、Misalemei(祈福祭)、Misapangcah(殺豬祭)、Miasik(掃除祭)、Miwaheli(挖除祭)、Micekur/Miraber(入棺式)等。
 
部落固定祭儀:Milasung(窺探祭)、Talatuas(祖靈祭)、Mibahbah(驅蟲祭)、Palunan(船祭)、Palataw(祭獵神)、Paisin tukabit(海祭)、Paisin tu malataw(獵神祭)等。
 
部落不固定祭儀:Pacidal(祈晴祭)、Pawurat(祈雨祭)。
 
這些祭儀中,私人祭儀除非為巫師為其所屬家族所做,當事者在儀式後要給予參與巫師報酬;部落的祭儀則為義務性質,為祭團的職責。
 
私人祭儀大都為個人醫療儀式或家族性質儀式,其中最具代表者為Mirecuk(巫師祭),其原意為「倒回到原來」的意思,在里漏則有「對靈負責」之意。巫師祭為巫師專有的祭儀,祭祀巫師自己去世的家人(Tuas),以為了因為神靈而生病、擁有必須祭祀的靈(Kawas)的巫師所舉行的祭儀。巫師祭每年固定在9月下旬至10月初舉行,時間約15天,祭祀的對象有Tuas、Haiden(致病之靈)、Salaaban(各行各業的輔佐靈)、Aisidan(最高級和2級巫師之靈)、Kursut(一般巫師之靈)、Dungi(各種守護生命的女神)和Adingu(各種生靈)等超自然靈體,包含了Rarukuran(生命之神)、Kakacawan nu babaliyuan(背籃之神)、Rinamay(鳥神)、Mariyan(海神)等60多位神祇,眾多的神靈反映出傳統阿美族信仰的具體樣貌。在多日儀式中,里漏巫師們必須熟記各種神靈的方位,以及祭祀不同神靈時使用的禱詞、儀式、隊形與舞步,呈現出信仰包含的豐富知識。
 
里漏部落的祭儀,最主要的是歲時祭儀。由於是里漏是農業為主的聚落,歲時祭儀大多與各季節的農事有關,但也包含傳統阿美族年齡階層的鍛煉,以及調適農事勞務轉換的娛樂活動。目前里漏的歲時祭儀順序如下(曆法為國曆):1月舉行Mitelup(拔河祭),主要透過男子摔角來鍛煉青年體力與膽量,使其能保衛家園;2月在各家田地舉行Misatulikun(田祭),祭祀田神,期望祂能帶來豐收;6月舉行Milaetis(捕魚祭),這個祭儀同荳蘭、薄蘭兩部落聯合,在花蓮溪出海口舉行,藉由捕魚,為將來的農事做準備;7月舉行Mahkaketp,此祭以拔河為主,藉由部落居民合力在1條繩子上共同努力,讓族人團結;8月舉行Milisin,以賽跑來鍛煉部落成員的耐力,每8年1次會在8月底舉行Palunan,在海上紀念飄洋過海的祖先;9月舉行Malalikit(豐年祭),祭儀時全部落人盛裝載歌載舞,祭儀隔日則舉行Paisin tu malataw,祭祀獵神與戰鬥神Malataw,該月底會舉行Paisin tu Kabit(漁神祭),祭祀漁神Kabit;10月舉行Talatuas和Mirecuk;11月舉行Misair,為稻米收割後入倉的祭儀,祈求祖靈保佑來年保佑稻米生長;12月舉行Masawumah(農祭),準備開始新的一年。

里漏巫師祭團是一類似家庭的內聚性團體。高級巫師為爸爸(wima)或媽媽(wina),最高級巫師則負責鍛鍊和考核其下binasuwam(小孩子)的能力。
里漏巫師祭團是一類似家庭的內聚性團體。高級巫師為爸爸(wima)或媽媽(wina),最高級巫師則負責鍛鍊和考核其下binasuwam(小孩子)的能力。
巫師們必須熟記各種神靈的方位,在祭祀不同神靈時使用的禱詞、儀式、隊形與舞步,呈現出信仰包含的豐富知識。
巫師們必須熟記各種神靈的方位,在祭祀不同神靈時使用的禱詞、儀式、隊形與舞步,呈現出信仰包含的豐富知識。
而由於時代的變遷、傳承上的斷層、必須守禁忌的負擔,祭團規模從1994年的17人,降到現在的9人,且沒有男性的巫師。
而由於時代的變遷、傳承上的斷層、必須守禁忌的負擔,祭團規模從1994年的17人,降到現在的9人,且沒有男性的巫師。

文獻資料

  • 1.巴奈.母路(2012)。《靈語:阿美族里漏"Mirecuk"(巫師祭)的luku(說;唱)》。花蓮:國立東華大學原住民民族學院。
  • 2.巴奈.母路(2012)。《繫靈:阿美族里漏社四種儀式之關係》。花蓮: 國立東華大學原住民民族學院。
  • 3.巴奈.母路(2010)。〈阿美族巫師sikawasay的milasung窺探祭〉。收錄於胡臺麗、劉壁榛主編,《臺灣原住民巫師與祭儀展演》,333-381。臺北: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
  • 4.許木柱、廖守臣、吳明義(2001) 。《臺灣原住民史─阿美族史篇》。南投:臺灣省文獻委員會。
  • 5.臺灣總督府臨時臺灣舊慣調查委員會(1913)。《蕃族調查報告書第一冊:阿美南勢蕃、阿美族馬蘭社、卑南族卑南社》。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編譯。臺北:南港。

周邊資訊

氣象
交通
住宿
飲食
景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