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内容区块
:::
home

屏东县排湾族古楼部落Maljeveq(五年祭)

屏东县排湾族古楼部落Maljeveq(五年祭)
五年祭刺球仪式是由祭师向空中用力抛掷祭球,围成一圈的每位族人代表,各自持着10多公尺长之专用竹竿,朝祭球争相刺去。
资产类别: 民俗及有关文物-信仰
所在地址: 屏东县来义乡
公告日期: 公元2012年04月26日
创建/起源年代: 无公告信息
摄影者: 赵守彦
经 纬 度: 120.68571,22.50167
指定/登录机关: 屏东县 政府
公告文号: 屏府文推字第1010114906号
资产保存者: 屏东县部落文化教育学会

指定/登录理由

1.五年祭是排湾族对祖灵追思、谢恩的祭祀,对象是祖灵和创世神,仪式上相当庄严、隆重,有慎终追远之意。

2.祭典仪式保存良好,排湾族最具代表性之祭典。

3.独具排湾族系特色的信仰祭仪。

4.深具传统性、地方性、历史性、文化传承之意义。

发展源流

Maljeveq一般中文翻译称为五年祭。此说源自于宫本延人等日治时期人类学家的说法,认为该祭仪传统上为5年举行一次,故称为五年祭。不过根据排湾族传说,五年祭源自于早先的「三年祭」,本应为3年举行1次,不见得5年举行1次,两者同样是世人、祖灵和创世神相约祭拜的祭典,时间则为3年1次。而近代人类学家对于「ljeveq」一词的探讨,认为Maljeveq原意可能是「要举行神灵与祖灵的祭仪」,因此也有人将此称为「人神盟约祭」。以下为免混淆,皆以Maljeveq称之。每次祭祀前10天都透过巫师占卜与祖灵相约于何日何时相会,当日以烧小米梗的烟为号,以迎祖灵降世赐福。

古楼部落(Kuljaljau)的Maljeveq起源传说与天神对人界的许诺有关。古代有位Drengerh的女神在冥界晒衣时,不慎掉落古楼头目家族次子Ljemedj的家屋上。Ljemedj发现后问祂来自何处,Drengerh说从天上来,并要他燃烧小米梗,让其随烟回到天界。Ljemedj点火后,Drengerh在升天时对他说在5天后的清晨,随烟到天界,到时祂会自家仓库顶等他。5天后,Ljemedj依约照做,果然见到Drengerh,并带领Ljemedj到天界前后5次。Drengerh教他「化猪」的祭仪、各种小米种植的方法、巫女的升立仪式和头目婚礼,最后教他举行maljeveq的祭仪,以求人世的永世福祉。Ljemedj后来在冥界与Drengerh结婚,生下5女1男。Ljemedj将子女带回到人界后,养育并教他们祭仪,这些子女长大后成为最早的巫女和巫师,并将祭仪传播出去,从此人界有了Maljeveq。

古楼的另一则传说也提到,Maljeveq原来是3年举行1次,从不间断。但某一次祭仪的准备期间,发生Girhing头目家族的两兄弟为了争执谁能持有最长刺球杆,取刺球竿的接尖端互相攻击,最后双亡的惨剧,这触犯了禁忌,导致祭仪停办5次。停办期间古楼天灾人祸不断,经巫师占卜询问Ljemedj的祖灵,Ljemedj托梦表示要恢复Maljeveq的祭仪才能平息灾祸。但过往人神约定的3年周期已被打破,于是以5年为1周期举行,同时建立新的刺球场,并以燃烧小米梗的「烟」为对天界的讯号,来迎接祂回到世上,藉藤绳制作的球赐下祝福,于是成为现在的祭仪方式。

古楼部落在Maljeveq祭仪与排湾族文化上有其重要地位。除了上述的传说将古楼视为Maljeveq的发源地(虽然这说法并非各部落都认同),古楼是布曹尔(Butsul)亚族向东扩张的重要据点,传统文化上的地位显赫。日治时期古楼也维持着400多户的规模,以致于日人曾5次鼓励部落头目与族人迁移,以及后来聚落由旧古楼迁到现址,削弱其势力,但其聚落至今仍维持千人以上的规模。加上战后基督教在当地并未取代传统信仰,传统头目与巫师仍保有仪式和社会的重要性。因此相较于其他多数排湾族部落,古楼的Maljeveq依然相对完整,未因外力而消失,百年来仅在民国48年(公元1959年)因部落搬迁而停办1次,可说是南排湾群的代表祭仪。

主要特色

Maljeveq的祭仪5年举行1次,也是排湾族岁时祭仪的一部分,通常在开垦新垦地的9或10月举行。整个分为前祭、正祭和后祭3个阶段,前后约15天。

在祭仪之前几个月,古楼部落的族人会利用垦地的时间,砍伐收集竹子,以制作新的刺球场和祭杆。祭杆会分成头目、贵族、平民、祭场守护神与祭司5种,其中头目的祭杆绘有百步蛇纹饰并绑上5根刺环作为装饰,贵族的祭杆素面但绑上1至2根刺环,其他则素面无装饰且依上述等级降低长度。

前祭开始后,全部落的男性会上山修路,全部落的男女则要到部落内外的各守护神坛进行遮蔽仪式,以防恶灵随祖灵降临到部落,妨碍祭仪进行。接着青年勇士开始用木头和竹子架设刺球场,排定各家族代表的位置,女巫则进行选拔掷刺球祭司与助手的仪式,并占卜决定祭仪开始的日期。女巫会向猎区的神坛祭仪举行各种驱邪仪式,并向各头目与家族长老行祝圣仪式,各家族的代表则练习刺球。

正祭开始当天,青年勇士们会穿戴华丽的传统服饰和佩刀,由女巫和巫师带领,在祖灵屋前举行迎灵的仪式。女巫和巫师会在祖灵屋内祭祀,男性青年在外面围绕以小米梗点燃的火跳勇士舞,并循着烟雾依序向Ljemedj报告今年的狩猎成果,最后由祭司带领,诵祷词告知神灵Maljeveq开始。接着女巫对每位代表进行增强仪式,确保各家族代表能有足够的神力完成刺球,仪式结束后便进入刺球场进行第1场刺球仪式。由巫师主持刺球。刺球场由各家族的青年勇士作为代表参与,严禁女性进入。祭司和助手会站在头目家代表的位置旁,依序抛出16颗刺球。每颗刺球代表不同的象征意义,其中第1颗是献给邪神的「邪球」Pinuqadisan,祭司会刻意掷歪,避免让人刺中,其他每球则会掷到要有人刺中;第2颗名为Pinutjinalan代表了祖灵Ljemedj的荣耀;第3至6颗球称 Pinupalisiyanan,分别代表健康、财富、猎物、谷粮丰收;7至16颗球称为Sinupu,其中依序代表了好运、福气、幸福、平安、财富等涵意。第一场刺球结束后,接下来3天祭司们会在祖灵屋祭神,其他人则回家祭祀自己家族的祖灵。

到第3天下午,在祭司的带领下,全部落的人到祖灵屋(供奉受到邀请而回到部落的祖灵屋子)进行送恶灵的仪式。各家会用1枝带叶的竹枝将家中的恶灵请出来,并由祭司带领下,带着祭品将恶灵送出部落,然后绕路回来。隔天会举行送善灵的仪式,过程大致相同,但祭品会准备更为丰富,然后进行第2次刺球仪式。这次刺球的进行方式与第1次大致相同,不同之处在于,掷完15颗刺球后,祭司会到祖灵屋拿最后一球,这球代表着这次Maljeveq的整个运势。刺中这一球的人,部落族人当晚会前往他家跳舞拜访,确认此球带来的运势是福是祸。至于祭杆则在刺球结束后立刻砍断成节带回家,祭场则当天随即拆除,正祭结束。

后祭在正祭结束隔天开始。祭司跟参与刺球的勇士会到各头目家进行解除遮蔽仪式。然后到祖灵屋,将祭场守护神祭杆刺到的刺球献给太阳庆祝。然后所有的参与刺球的勇士要去打猎以测试运气,打猎有收获者要将护身符交还女巫。

Maljeveq祭仪强调人与神灵的关系,除了透过烟雾维持与神灵的连结,保佑人界的平安与丰收,祭仪也维持刺球的神圣性,透过刺球的活动趋吉避凶,决定各家族的运势。
五年祭前部落遮护祭仪后,祭师为头目及祭仪创始作增强力量之祭仪,以求家族安泰、祭典圆满。再赴刺球祭仪勇士家念经驱邪避凶、祈求祖灵保佑。
五年祭前部落遮护祭仪后,祭师为头目及祭仪创始作增强力量之祭仪,以求家族安泰、祭典圆满。再赴刺球祭仪勇士家念经驱邪避凶、祈求祖灵保佑。
第1颗刺球象征献给邪神的「邪球」pinuqadisan,祭司会刻意掷歪,避免让人刺中,其他15颗球象征各种好运涵意,祭司都会掷到让人刺中。
第1颗刺球象征献给邪神的「邪球」pinuqadisan,祭司会刻意掷歪,避免让人刺中,其他15颗球象征各种好运涵意,祭司都会掷到让人刺中。
在五年祭的第1天清晨,头目率领族人盛装至祖灵坛(lusivawan)前举行迎灵仪式,祭司燃烧小米粳以烟为记号,恭请祖灵降临部落与族人共度五年祭,带领族人以歌舞迎悦祖灵。
在五年祭的第1天清晨,头目率领族人盛装至祖灵坛(lusivawan)前举行迎灵仪式,祭司燃烧小米粳以烟为记号,恭请祖灵降临部落与族人共度五年祭,带领族人以歌舞迎悦祖灵。

文献资料

  • 1.《排湾族古楼村的祭仪与文化》。台北:稻乡。 
  • 2.童春发(2001)。《台湾原住民史:排湾族史篇》。台中:台湾省文献委员会。 
  • 3.谭昌国(2002)。〈袓灵屋与头目家阶序地位;以东排湾土坂村patjalinuk家为例的研究〉,收录于黄应贵主编《物与物质文化》。台北:中研院民族所。 
  • 4.蒋斌(1988)。〈排湾族五年祭〉,「台湾省土著宗教祭仪研讨会」。台北:中研院民族所。 
  • 5.陈枝烈(1999)。〈排湾族古楼部落的五年祭〉。原住民教育季刊14:34-46。

条目参照

周边资讯

气象
交通
住宿
饮食
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