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内容区块
:::
home

花莲县吉安乡东昌村阿美族里漏部落巫师祭仪

花莲县吉安乡东昌村阿美族里漏部落巫师祭仪
里漏部落是阿美族中,巫师祭仪文化保存最完整的部落。虽然祭团目前仅存9名巫师,但却保有30多种岁时祭仪和100多位神灵。
资产类别: 民俗及有关文物-信仰
所在地址: 花莲县吉安乡东昌村里漏部落
公告日期: 公元2009年12月09日
创建/起源年代: 无公告信息
摄影者: 财团法人原住民音乐文教基金会
经 纬 度: 121.59929,23.96088
指定/登录机关: 花莲县 政府
公告文号: 府文资字第0980209620号
资产保存者: 财团法人原住民音乐文教基金会

指定/登录理由

1.里漏部落现存9名巫师,为目前阿美族中祭师组织最为完整,保留仪式作法与信仰体系最为精致者。有鉴于其具备传统性、地方性、文化性与典范性,宜予以登录保存。2.财团法人原住民音乐文教基金会10多年来从事田野工作,留下珍贵影音纪录,并采谱或在博物馆展演,投入保存与推广工作不遗余力,应予以登录肯定。

发展源流

里漏部落是阿美族中,巫师祭仪文化保存最完整的部落。虽然祭团目前仅存9名巫师,但却保有30多种岁时祭仪和100多位神灵。

里漏部落(Lidaw)位于花莲县吉安乡东昌村,属于南势阿美7社之一,与邻近的荳兰(Pokpok)部落和薄兰(Natawran)部落关系密切。关于里漏的来源说法不一,里漏部落认为自己约为200多年前从南方迁来,晚于荳兰和薄兰,因此被2社安置在北边。但荳兰、薄兰的神话传说却视其为同源,认为其祖先沿着花莲溪北上,到Naroma’an,遂分为3个部落,其中荳兰和薄兰负责农耕狩猎,里漏负责捕鱼和晒盐。

里漏是传统的农业聚落,但因聚落范围靠近河川和海洋,祭仪在运用上较其他阿美部落完整,传统巫师祭仪几乎都经常在生活中使用,加上传统信仰并未因基督教传入而被抛弃,因此里漏的巫师祭团规模完整,而且是现今阿美族中少数在生活中仍扮演重要角色的部落祭团。而在阿美族的传统信仰中,疾病(Adada)与超自然灵(Kawas)有直接的关系,而消灾解祸的福神Basunihar,其实就是Sapalangaw nu sikawasay(巫师之祖),这也意谓着巫师(Sikawasay)也就是拥有神灵,负责执行各种祭仪,以消灾或治病的人。阿美族的巫师有男有女,不分年龄,是1种为私人与部落执行祭祀的「祭祀团体」。巫师并非出自自愿担任,而是必须经过巫师家或自家的祖灵挑选,经生病或作梦后,得到最高级巫师(sakakaay nu aisidan)鉴定认可,亲自治疗而痊愈后才能担任。治疗的最高级巫师会给新的巫师1个灵名,在巫师相关祭仪中使用。巫师需负担应有的责任,包含祭祀家族祖灵、祭祀生病产生的Kawas、举行岁时与祭祖祭仪、为人消灾祈福和医治属于神灵的疾病。平时须遵守禁忌,一切的禁忌是为了与世俗的世界划清界线。

里漏部落的巫师祭团有属于自己的阶级,但不同于阿美族其他社会组织,祭团不受俗世的性别与年龄分工限制,而是一种类似家庭的内聚性团体。2、3、4级巫师尊称最高级巫师为爸爸(Wima)或妈妈(Wina),最高级巫师则称下3级巫师为Binasuwam(小孩子),并锻炼和考核他们的能力。在里漏部落,目前的巫师皆为女性,为了执行对部落社会责任义务的角色,衍生出她们在部落社会之功能,其功能包含:一、凝聚部落情感,维持团结与和谐;二、经济上,则藉由各种岁时祭仪,维持农业劳动生产的规律;三、祭仪活动也提供了休闲时,群体互相娱乐的功能;四、教育上,巫师团体也保存了部落的传统知识;五、祭仪提供社交的功能,巩固部落的社会性质;六、祭仪也传承各种族群记忆。

而由于时代的变迁、传承上的断层、必须守禁忌的负担,里漏部落的年轻人已不愿意加入巫师团体,祭团规模也从民国83年(公元1994年)的17人,降到现在(公元2015年)的9人,且没有男性的巫师。目前的里漏巫师渐渐老迈,往日从旁参与仪式的部落民众也逐渐流失,故现存之祭师团体实属相当珍贵之民俗宝藏。

主要特色

里漏部落的巫师祭仪种类相当繁多,且反映传统阿美族仪式生活丰富之处,为有系统的了解这些祭仪的区别,根据资产保存者表示,可以依据举行的场域,分为私人祭仪和部落祭仪,再根据时间,分为固定祭仪还是不固定祭仪,如此可分成4大类别:

私人固定祭仪:Mirecuk(巫师祭)、Misatulikung(田祭)、Mianang(谷仓祭)、Mitiway(播种祭)。

私人不固定祭仪:Miiyup(催生祭)、Patingdah(入门祭)、Pananum(告灵祭)、Mipuhpuh(怯病祭)、Paadingu(守护祭)、Patebu(寻灵祭)、Misuri(除秽祭)、Misalemei(祈福祭)、Misapangcah(杀猪祭)、Miasik(扫除祭)、Miwaheli(挖除祭)、Micekur/Miraber(入棺式)等。

部落固定祭仪:Milasung(窥探祭)、Talatuas(祖灵祭)、Mibahbah(驱虫祭)、Palunan(船祭)、Palataw(祭猎神)、Paisin tukabit(海祭)、Paisin tu malataw(猎神祭)等。

部落不固定祭仪:Pacidal(祈晴祭)、Pawurat(祈雨祭)。

这些祭仪中,私人祭仪除非为巫师为其所属家族所做,当事者在仪式后要给予参与巫师报酬;部落的祭仪则为义务性质,为祭团的职责。

私人祭仪大都为个人医疗仪式或家族性质仪式,其中最具代表者为Mirecuk(巫师祭),其原意为「倒回到原来」的意思,在里漏则有「对灵负责」之意。巫师祭为巫师专有的祭仪,祭祀巫师自己去世的家人(Tuas),以为了因为神灵而生病、拥有必须祭祀的灵(Kawas)的巫师所举行的祭仪。巫师祭每年固定在9月下旬至10月初举行,时间约15天,祭祀的对象有Tuas、Haiden(致病之灵)、Salaaban(各行各业的辅佐灵)、Aisidan(最高级和2级巫师之灵)、Kursut(一般巫师之灵)、Dungi(各种守护生命的女神)和Adingu(各种生灵)等超自然灵体,包含了Rarukuran(生命之神)、Kakacawan nu babaliyuan(背篮之神)、Rinamay(鸟神)、Mariyan(海神)等60多位神祇,众多的神灵反映出传统阿美族信仰的具体样貌。在多日仪式中,里漏巫师们必须熟记各种神灵的方位,以及祭祀不同神灵时使用的祷词、仪式、队形与舞步,呈现出信仰包含的丰富知识。

里漏部落的祭仪,最主要的是岁时祭仪。由于是里漏是农业为主的聚落,岁时祭仪大多与各季节的农事有关,但也包含传统阿美族年龄阶层的锻炼,以及调适农事劳务转换的娱乐活动。目前里漏的岁时祭仪顺序如下(历法为国历):1月举行Mitelup(拔河祭),主要透过男子摔角来锻炼青年体力与胆量,使其能保卫家园;2月在各家田地举行Misatulikun(田祭),祭祀田神,期望祂能带来丰收;6月举行Milaetis(捕鱼祭),这个祭仪同荳兰、薄兰两部落联合,在花莲溪出海口举行,藉由捕鱼,为将来的农事做准备;7月举行Mahkaketp,此祭以拔河为主,藉由部落居民合力在1条绳子上共同努力,让族人团结;8月举行Milisin,以赛跑来锻炼部落成员的耐力,每8年1次会在8月底举行Palunan,在海上纪念飘洋过海的祖先;9月举行Malalikit(丰年祭),祭仪时全部落人盛装载歌载舞,祭仪隔日则举行Paisin tu malataw,祭祀猎神与战斗神Malataw,该月底会举行Paisin tu Kabit(渔神祭),祭祀渔神Kabit;10月举行Talatuas和Mirecuk;11月举行Misair,为稻米收割后入仓的祭仪,祈求祖灵保佑来年保佑稻米生长;12月举行Masawumah(农祭),准备开始新的一年。
里漏巫师祭团是一类似家庭的内聚性团体。高级巫师为爸爸(wima)或妈妈(wina),最高级巫师则负责锻炼和考核其下binasuwam(小孩子)的能力。
里漏巫师祭团是一类似家庭的内聚性团体。高级巫师为爸爸(wima)或妈妈(wina),最高级巫师则负责锻炼和考核其下binasuwam(小孩子)的能力。
巫师们必须熟记各种神灵的方位,在祭祀不同神灵时使用的祷词、仪式、队形与舞步,呈现出信仰包含的丰富知识。
巫师们必须熟记各种神灵的方位,在祭祀不同神灵时使用的祷词、仪式、队形与舞步,呈现出信仰包含的丰富知识。
而由于时代的变迁、传承上的断层、必须守禁忌的负担,祭团规模从1994年的17人,降到现在的9人,且没有男性的巫师。
而由于时代的变迁、传承上的断层、必须守禁忌的负担,祭团规模从1994年的17人,降到现在的9人,且没有男性的巫师。

文献资料

  • 1.巴奈.母路(2012)。《灵语:阿美族里漏Mirecuk(巫师祭)的luku(说;唱)》。花莲:国立东华大学原住民民族学院。
  • 2.巴奈.母路(2012)。《系灵:阿美族里漏社四种仪式之关系》。花莲: 国立东华大学原住民民族学院。
  • 3.巴奈.母路(2010)。〈阿美族巫师sikawasay的milasung窥探祭〉。收录于胡台丽、刘壁榛主编,《台湾原住民巫师与祭仪展演》,333-381。台北:中央研究院民族学研究所。
  • 4.《台湾原住民史─阿美族史篇》。南投:台湾省文献委员会。
  • 5.台湾总督府临时台湾旧惯调查委员会(1913)。《蕃族调查报告书第一册:阿美南势蕃、阿美族马兰社、卑南族卑南社》。中央研究院民族学研究所编译。台北:南港。

周边资讯

气象
交通
住宿
饮食
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