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内容区块
:::
home

淡水清水岩清水祖师绕境

淡水清水岩清水祖师绕境
淡水清水岩清水祖师绕境包括每年农历5月初五晚上的暗访与5月6日的日巡,俗称「淡水大拜拜」。
资产类别: 民俗及有关文物-信仰
所在地址: 新北市淡水区
公告日期: 公元2013年01月30日
创建/起源年代: 日治时期
摄影者: 杨晴帆
经 纬 度: 121.44151,25.17762
指定/登录机关: 新北市 政府
公告文号: 北府文资字第1021114035
资产保存者: 淡水清水岩管理委员会

指定/登录理由

1.淡水清水岩清水祖师绕境,起源于日治时期民众迎迓清水祖师以驱逐瘟疫,近百年来的绕境传承,每年结合当地各大宫庙、狮阵及轩社等阵头,家户置香案祭拜,颇能发挥传统特色及影响力,有着昔日风情,具传统性。

2.淡水地区居民能共同以安溪人的守护神清水祖师为代表来号召绕境,且神威远播,显见绕境活动具有超越族群以及呈现淡水在地的特色,具地方性。

3.淡水清水岩清水祖师蓬莱老祖信仰由来已久,尤因落鼻示警、显灵退却法军,以及在端午驱逐瘟疫等神蹟,且获清光绪帝敕颁「功资拯济」匾额,对地方开发史事极具考据价值,具历史性。

4.传承古昔绕境风俗,地区动员力强,民众参与意愿甚高,举区欢腾,近百年来,其绕境活动已形成特殊的民间信仰,富文化特色与价值,具文化性。

5.绕境活动兼及暗访,日夜欢腾,形成当地入夏之重要宗教活动,且于每年端午时节举行,参与之宫庙、阵头甚多,民众信仰虔诚,已发展出与其他地区不同之特色,具典范性。

发展源流

淡水清水岩祖师庙兴建于昭和7年(公元1932年),是淡水街区四大庙宇(龙山寺、福佑宫、鄞山寺、清水岩)之一。虽然清水岩是其中建庙时间最短者,但每年端午隔天的清水祖师绕境却是淡水地区最盛大的庙会。据传淡水地区在日治时期发生瘟疫,街民奉请清水祖师绕境驱除病害,而后沿袭为端午节当晚与隔天的绕境活动,并一直延续到今日。

淡水位居淡水河下游右岸,自17世纪起即是北台湾重要的港口,并开始有汉人移民进入拓垦。到了清乾隆年间,淡水聚落发展而形成街市,各籍移民亦陆续在市街内兴建庙宇,淡水的清水祖师信仰早期即是由来自福建安溪移民所奉祀。

相传今天淡水清水岩祖师庙主祀的蓬莱老祖神像,是在清代由安溪清水岩1位僧人携带来台,后来留在安溪籍的翁姓家中供奉。在清代后期,地方居民曾为了驱除瘟疫而迎请清水祖师绕境,民间并传说清水祖师曾在绕境途中「落鼻示警」,使民众前来观看脱落鼻子的神像而避开灾祸。而在光绪10年(公元1884年)清法战争波及淡水之后,地方上又流传清水祖师显灵助攻之神迹,并受到皇帝颁发匾额表彰。这些灵验的事迹使清水祖师逐渐受到淡水街与附近地区不同祖籍人群的信奉,使淡水的清水祖师信仰在19世纪末期愈加兴盛。

日治初期,清水祖师绕境逐渐形成每年举办的例行活动。早期的清水祖师绕境只在有瘟疫发生时举办,日期并未固定,也以民间认为阴煞出没的夜间为主;如明治31年(公元1898年)时,淡水曾在7月连续3个晚上迎请清水祖师绕境以求驱瘟禳灾。到了明治43年(公元1910年)之后,清水祖师的绕境才成为每年固定在5月6日举辨的活动。除了因疾病容易在炎热夏季发生流行以外,也据说是因为民众提议可利用端午节的应景食品作为祭典供品以节省开支,而选择在端午隔天举行。当时淡水还没有正式的庙宇供奉清水祖师,但绕境仪式年年更加盛大,反映出清水祖师于此时已超越安溪祖籍神之功能,成为淡水街区保佑人民生命安全的信仰中心。

淡水清水祖师绕境在20世纪初举办时,就有地方保正与企业绅商的参与支持,到了大正12年(公元1923年),更出现由各商会赞助制作奖旗与金牌的阵头比赛,使庙会表演因各团体的竞争而更加多元精彩,主办单位并邀请地方官员与警察担任比赛评审,以拉近与官方的关系。透过主办单位的宣传以及《台湾日日新报》长期对于庙会的相关报导,绕境仪式年年更加盛大,一直到日治末期皇民化运动期间也未被官方禁止。

随着绕境仪式的兴盛,清水祖师信徒在日治中期以后也日益增加,为方便民众前往参拜,地方绅商集资兴建祖师庙,于昭和14年(公元1939年)竣工,成为淡水街区新的地方公庙。战后,日治时期的阵头比赛没有延续下来,但当时的绕境范围与路线一直承袭到今日。到了当代,甚至淡水地区以外的北部庙宇也都会派阵头参加绕境,每年农历5月5日、6日清水祖师绕境期间仍是淡水最热闹的日子,一方面是地方居民祈求平安、延续清水祖师信仰的宗教活动,另一方面也成为展现地方特色、外来游客共同参与的盛会。

主要特色

淡水清水岩清水祖师绕境包括每年农历5月初五晚上的暗访与5月6日的日巡,俗称「淡水大拜拜」。这2天淡水地区家家户户会在家中准备香案迎接神明,并邀请亲朋好友回家乡吃饭,一起热闹、看表演,祈求地方平安,是淡水规模最大的庙会。



一般清水祖师庙宇是在清水祖师的诞辰正月初六举办祭典,然而淡水清水岩最盛大的祭典则是5月5日、6日举办的绕境仪式。淡水居民为了祈求神祇驱除瘟疫、保佑地方安宁而迎请清水祖师在这两天绕境,也突显了淡水清水祖师信仰的核心在于神祇对于整个淡水地区的护佑。清水祖师在19世纪末期成为淡水的地区性信仰并产生例行的绕境仪式,反映了当时因聚落已发展为人口密集的城镇而更容易发生疾病流行,以及地方居民共同遭受天然灾害与外来战事波及的地方历史背景。绕境庆典在日治时期愈加盛大,则与当时商业模式的改变相辅相成。不同于淡水福佑宫、龙山寺的发展与清代郊商等商业组织关系密切,在郊商随着港口没落之后,清水祖师信仰并没有受到影响,绕境活动的举办反而成为商人寻求新的社会网络与掌控公共事务的平台,淡水街绅商也藉由举办阵头比赛来制造人潮与消费,促进地方商业活络,使绕境庆典受到地方商人的赞助而愈加热闹。

淡水清水祖师绕境祭典的完整过程包括5月5日晚上的暗访,5月6日的日巡,以及7日的犒军仪式。暗访是驱逐瘟疫的主要活动,除了清水祖师出巡绕境,更重要的是由清水祖师带领5营部将前往绕境范围4个方向的边界进行仪式,以扫除境内邪魔阴煞。日巡则是白天的巡境,淡水几乎所有庙宇都会派出阵头参与清水祖师神明绕境的队伍,日治时期也在这天举行阵头比赛。最后1天的犒军则是以仪式慰劳押送阴煞、保护地方安宁的无形军队兵马。

清水祖师绕境范围内涵盖许多清代以来即已存在的地方角头庙(角头指庄、街、市之内的次级聚落单位,角头庙即是角头居民共同兴建祭祀的公庙),包含市街区较多的王爷庙与周围农业区的土地公庙。这些庙宇在清水祖师绕境的两天都会派阵头参与,呈现清水祖师同时也是地方基层神明(如福德正神、王爷)统帅,以及清水祖师信仰将市街区与农业区整合为同一淡水地区的关键角色。相较之下,淡水另一个公庙福佑宫的妈祖绕境范围与清水祖师绕境相近,但并不是境内所有角头庙都会参与,更突显出清水祖师作为守护淡水全境的神祇的代表性,以及清水祖师绕境活动凝聚地方的重要意义。

汉人民间信仰中除了一般在白天举行的神明绕境以外,也有在夜间进行的暗访仪式,是因为民间认为阴厉在夜间出没,所以在入夜后才由神明带领五营部将巡行辖境内各区,扫除各种阴厉瘟疫。暗访通常是在王爷或城隍等具有司法、审判性质的神明祭典的前1、2天晚上举行,而清水祖师并非司法神,却在绕境前1夜有暗访仪式,也是淡水清水祖师信仰特殊之处,展现出传统汉人祖籍乡土神融合王爷与城隍性格,为地方驱瘟除疫之特殊信仰模式,以及汉人民间宗教可融合不同仪式要素、产生地方特殊信仰型态的特性。
清水祖师并非司法神,却在绕境前1夜举办一般仅在司法神祭典前进行的暗访仪式,展现出淡水地区融合传统汉人祖籍乡土神及王爷与城隍信仰性质。
清水祖师并非司法神,却在绕境前1夜举办一般仅在司法神祭典前进行的暗访仪式,展现出淡水地区融合传统汉人祖籍乡土神及王爷与城隍信仰性质。
清水祖师信仰随着安溪移民传入台湾,民间传说清水祖师曾在绕境途中「落鼻示警」,使民众前来观看脱落鼻子的神像而避开灾祸。
清水祖师信仰随着安溪移民传入台湾,民间传说清水祖师曾在绕境途中「落鼻示警」,使民众前来观看脱落鼻子的神像而避开灾祸。
淡水清水岩是淡水地区居民的信仰中心,每年清水祖师绕境包括农历5月初五晚上的暗访与5月6日的日巡,俗称「淡水大拜拜」。
淡水清水岩是淡水地区居民的信仰中心,每年清水祖师绕境包括农历5月初五晚上的暗访与5月6日的日巡,俗称「淡水大拜拜」。

文献资料

  • 1.王怡茹(2008)。〈淡水清水岩祖师庙绕境仪式建构下的信仰空间〉。北市教大社教学报7:201-216。
  • 2.王怡茹(2013)。〈战争、传说与地方社会之信仰重构:以淡水清水祖师信仰为论述中心〉。民俗曲艺180:165-215。
  • 3.〈淡水境:淡水清水岩所建构的信仰场域〉。台北文献 186:157-215。
  • 4.彭美琴(2006)。〈淡水人的年度盛事--清水祖师绕境活动〉。花莲教育大学民间文学研究集刊1:245-260。
  • 5.辜神彻(2009)。《台湾清水祖师信仰:落鼻祖师的历史与文化》。台北县芦洲市:博扬文化。

条目参照

周边资讯

气象
交通
住宿
饮食
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