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内容区块
:::
home

新化镇狩宫八家将

新化镇狩宫八家将
新化镇狩宫八家将以兼具艺术性之阵势舞步变化闻名,服装相当讲究;整体氛围深具传统民俗精神。
资产类别: 传统艺术-传统表演艺术—杂技
所在地址: 台南市新化区
公告日期: 公元2010年06月17日
创建/起源年代: 民国90年(公元2001年)
摄影者: 杨晴帆
经 纬 度: 120.33580,23.03404
指定/登录机关: 台南市 政府
公告文号: 府文资字第0990149176号
资产保存者: 新化镇狩宫

指定/登录理由

新化镇狩宫八家将以兼具艺术性之阵势舞步变化闻名,服装相当讲究;整体氛围深具传统民俗精神。未来发展极具潜力,艺术化之改良可深化民俗艺术意涵,极具指标性意义,为研究地方流派传统风格之价值个案。

发展源流

关于八家将的起源众说纷纭,有学者认为从八家将的阵容来看,如捉拿、文判、武判等等来看,可能是由清朝衙门的巡捕系统神格化而来。类似传统信仰中县衙神格化后的城隍信仰中也有判官、武判官、阴阳司、监察司、长寿司、奖善司、福德司、罚恶司、增禄司、速报司等职掌,与八家将的组成有不少相像之处。

但从宗教的功能来看,八家将则通常被认定和中国大陆沿海的瘟神信仰有关。瘟神信仰信奉显灵公张元伯主春瘟,宣灵公刘元达主夏瘟,振灵公赵光明主秋瘟,应灵公钟仕贵主冬瘟,扬灵公史文业主中瘟等五方瘟神,又称五灵公,而八家将则为五灵公的部将。沿海先民每逢瘟疫流行,便祭祀瘟神,以求驱除瘟疫。清代中叶,台南军营流行瘟疫,以福州人为主的官兵,便自原乡福州白龙庵迎请五福大帝前来,设置台南白龙庵。白龙庵多为福州军人奉祀,漳泉乡民因而迎请神位,另建台南西来庵。

当时白龙庵为了五福王爷出巡所需,于是组织了什家将团,作为主神护卫,可视为台湾家将阵头的源头。依目前所见,如首创家将团体的台南白龙庵如意增寿堂与分衍西来庵吉圣堂都称什家将,此阵头传至嘉义地区后则多称为八家将,而后逐渐发展开来,成为南北各地竞相筹组的阵头及台湾民间迎神赛会的要角,如王爷、城隍,妈祖,关帝等神祇队伍,都常常出现此阵头。

新化镇狩宫的八家将团相对起来创立较晚;新镇狩宫主祀吴府千岁,该宫除有2团「八家将」阵头:「新化镇狩宫家将团」、「吴敬堂官将首(八将团)」,都是由镇狩宫负责人王延守(1975-)所创立。其中新化镇狩宫家将团创立于民国90年(公元2001年),其技艺师承台南西来庵,而后吴敬堂官将首(八将团)则于民国94年(公元2005年)成立,师承台北艋舺广敬堂八将团团长林思乔(生卒年不详),隶属台疆八将衍派。王延守本身对家将阵头相当有兴趣,于家将的服饰、画脸均有相当的考究,于是在那拔林招募同好庄民加入,绝大多数是当地的青年。「吴敬堂八将团」平日例于每周2、4、6练习,起先由台北艋舺广敬堂的师傅前来传授技艺,目前则由团主或其他熟手带领新人练习。由于成员们各都有工作,因此只在周六日接受各方邀请出团,且除了庙会绕境等活动外也参与文化展演的活动,并积极地运用网络力量推广八家将文化。

主要特色

登录为台南市传统艺术类项的文化资产「新化镇狩宫八家将」,实际上包含「新化镇狩宫家将团」、「吴敬堂官将首(八将团)」2个先后成立的团体。因镇狩宫负责人王延守对于传统艺阵技艺的热爱,为延续年少时对于家将、阵头文化的回忆,先创立了「新化镇狩宫家将团」,其技艺主要承袭于台南地区家将派系中的西来庵吉圣堂什家将。而后王延守又对「官将首」阵式及内涵发生兴趣,特地北上拜师台北艋舺广敬堂官将首,广敬堂属北台湾三大衍系中的台疆八将,因此王延守又于镇狩宫成立官将首(八将团),并将首堂号命为「吴敬堂」,融合南北两地八将派系而成后来统称的镇狩宫八家将。

八家将是一般对于家将阵头的统称,依其师法传承及实际情况,组成人数由4人、6人、8人、10人、12人、13人等各自不同,衣着、刑具、法器则代表家将的不同职掌,因此有「什家将」(「什」在此为众多的意思)、「家将团」、「官将首」、「八将团」等名称上的差异,主要差别在人数与家将类型的组合,通常可从家将团的名称上追溯其技艺传承的源头。而「镇狩宫八家将」因为融合南北派系、同时着重在艺阵展演形式的创新,虽名「八家」,最完整的阵式却是13人阵,且能因应展演需求而变化人数与改变组合方式,但主要13个角色大致呈现如下:「什役」担刑具、法器,在阵前引导前进,勘查前行路况,以回避丧家、不净之物或其他家将团体,引领拜庙、行礼。什役可说是家将团的场上指挥者,行进间以碰撞刑具出声的方式,掌握阵法、脚步、动作的节奏,通常由资深成员担任;「文差」在左、捧令牌接令,「武差」在右、持令旗传令,其后四将为甘爷、柳爷握戒棍,职司刑罚,排列在八将队伍之首,所以别称「班头」、「头排」,分别于日间、夜间监督人间的善恶、谢爷抓鱼枷、范爷持「善恶分明」牌,负责捉拿鬼魂妖邪;在其后为负责盘查审问的四季神,春神提木桶以泼醒罪犯、夏神拖火盆以烙烧罪犯、秋神握金光锤以敲打罪犯、冬神绕毒蛇以威吓罪犯;最后是职掌判神的「文判」和「武判」,文判掌管生死簿,负责调查人间的善恶,以决定世人阳寿,武判则负责押解鬼魂。

出阵之时,会有专门勾勒脸谱的师傅,称为「面师」,为团员针对不同的角色画脸,这过程称为「开脸」。家将经「开脸」、着装完毕后,则正式成阵,团员即代表所扮演的神祇,具有神格。家将也须遵守相关禁忌,例如不得随意谈笑、喧闹,也不得吸烟、饮酒、嚼食槟榔等等。在过往庙会出巡期间有更多严格的规定,如禁口不言、茹素、避丧等等,但今日规定已无往日严格,也开始有表演形式的八家将。新化镇狩宫八家将可说融合家将的新旧精神,除了承袭传统、肃穆的宗教意涵,更是在创立人王延守结合其在地关怀以及对家将文化的传承与怜惜下,要求团员律己甚严,一转外界过往对八家将团员的负面刻板印象。同时由于其阵势对于音乐、舞步变化的结合着力甚深,除了保存宗教意义,在形式创新、表演性上,亦较其他阵势更为强烈。近年除了出现于庙会绕境的场合外,也经常以表演形式参赛或出现于国际性的文化交流场合中。
八家将阵的行进阵法,最前面是挑刑具担的什役,其后为八家将。
八家将阵的行进阵法,最前面是挑刑具担的什役,其后为八家将。
八家将行进时必须走「八字步」,即「虎步」,摆动双臂和法器,制造威势、壮大阵容,以收镇吓之功。
八家将行进时必须走「八字步」,即「虎步」,摆动双臂和法器,制造威势、壮大阵容,以收镇吓之功。
八家将的衣着、刑具、法器则代表家将的不同职掌,出阵之时,会有专门勾勒脸谱的师傅(面师),为团员针对不同的角色画脸(开脸)。
八家将的衣着、刑具、法器则代表家将的不同职掌,出阵之时,会有专门勾勒脸谱的师傅(面师),为团员针对不同的角色画脸(开脸)。

文献资料

  • 1.林美容(1995)。〈从南部地区的「岩仔」來看台湾的民间佛教〉,《思与言》,33(2)。
  • 2.高贤治主编(1995)。《台湾宗教》台北:众文。
  • 3.王见川、李世伟(2002)。〈台北艋舺龙山寺 【民间佛教】 性格之历史考察〉,圆光佛学学报,页135-152。
  • 4.徐逸鸿(2010)。《图说艋舺龙山寺》。台北:猫头鹰。
  • 5.黄慧祯(2013)。《日治时期艋舺龙山寺信众的变迁》。台湾师范大学历史学系在职进修硕士班学位论文。
  • 6.徐逸鸿(2010)。《艋舺龙山寺》。台北:猫头鹰出版社。
  • 7.镇狩宫吴敬堂粉丝团。
  • 8.吴敬堂&镇狩宫粉丝团。

条目参照

周边资讯

气象
交通
住宿
饮食
景点